推介文章 Essays

先行到死的智慧

陶國璋

 

  人由於牽慮,乃烘現人類特有的時間觀。   牽慮之情使人會投射至未來,不斷思索如何活得更好,可是當他不為特定問題所糾纏,一往無前地探索,他將發覺前面有死亡的制限,於是此最未來的未來突然折返,而發現人生是一整體,人必須徹底解決全部的生命限制才可以安心立命。只有人類能夠從尚未發生的未來倒溯至目前,而對現在的處境產生強大的效應—未來跟現在連成緊密的一體,他自覺要從過去的錯失中,改過遷善,發決心好好安排餘下的時間,真實地生存下去。

  一般人把可能性與現實性相對立,並且根據其實現的程度來估計可能性的大小,稱為概然性。但死的可能性卻不是這種可能性。因為這裡說的死的可能性是每個生存著的人自己必須面對的可能性。

  這種可能性烘現出人的有限性。人的有限性表現於他是會死的,死被看作是人存在最內在的可能性;人不能使自己的可能性越出死的界限,過了這個界限,可能就變成不可能了,所以死是一切可能不再成為的可能性。他認為要了解存在的真相,首先人要面對自己的有限性。這種可能性永遠先行著,當這種可能性變得愈來愈大,人愈接近死亡,它表明自己是無可度量的,被那種不可度量的虛無所籠罩,只覺此際離開現實最遙遠。

  死是不可能以任何方式取代的一種可能性。人一旦面對死亡,便知道一切之身外物如財富名位,都不再重要,而現在的陷落的生活也是毫無意義,因為死亡使我們迫切地回到當下的生命,我們不能再明日復明日地苟活下去,我們立即便要回到真實的生命,因為死亡是會隨時步至的,每一個決擇都變得份外重要,因為我們不知是否還有浪子回頭的機會。

  存在於現在而又真實知道我將來必然會死,表示我可以在思想中投射至未來(running forward in thought),只要人生存著,他就有死這種可能性。用一個複合的概念來表達,人是「先行向著死亡」的存在者。其中的先行(anticipate)透露出時間的特徵,人的時間感因著死亡而另具意義。

  先行讓人生同時將未來與現在結合一起,使人生最後的可能性與當下的現實處境統合為一整全性。而此未來立即折返而改變了我對現在的看法;動物沒有能力投射於未來,所以牠們的現在只是單純的現在,整個生存模式就完全不同於人類。人能夠同時將未來與現在結合一起,使人生最後的可能性與當下的現實處境統合為一整全性。從死亡的感觸中,我們反而跳離現在而直面到存在的真相。

 
Copyright c 2007 Society for Life & Death Educ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