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介文章 Essays

死亡的怖慄感

陶國璋

 

  人對死的恐懼,是怖慄多於害怕。害怕仍有對象,而怖慄是無對象的,是一種對「無」的恐懼。

  這種對無( nothingness )的恐懼,可能是一種人對於死後消失於空無的恐懼感,這種恐懼感更有甚於對地獄的恐懼,人死後下地獄仍然是生命的延續,人更難想像及接受自己之不存在。無跟以上所說的失去自我統一性的恐懼是同樣深層。宗教上所肯定的靈魂,就是自我統一性的投射。靈魂是不朽的,表示現世它存在,死後它仍存在,保持一種永琲漫腔礡C人每每覺得他人死去,便不再存在;但若問他自己死去,完全不再存在時,即有一種難以接受的心理反應,可見人偏向於自我,甚至投射出自我死後,必有某些內容留下來(something remains),否則自我去了哪裡?靈魂是人類久遠的形上投想,如果未能參透它的盲點根源,人是很難明白死亡的內涵。

  更深一層的解釋,無的恐懼感是沒有對象的,一般人了解的恐懼都是有所指向的,如怕老鼠,怕蟑螂,但無卻是無以名狀的,較近於怕黑的感覺,怕黑的人不一定是信有鬼的,也不可能怕在黑暗中會被人襲擊,哪究竟是怕甚麼呢?

  如一個人走在曠野之中,四望茫茫,不見任何生物人類。這個時候,我們可進而有所怕,如怕虎豹,怕強人攔路搶劫。我們忽怕此,忽怕哪。但反身一想:我們究竟怕甚麼,卻又不能確定說出。此一切可怕的印象,加以綜合而相消之後,便有一種“可能傷害我之一切存在”,此源自對未知物的恐懼,是無確定對象的怖慄。

  又如我們想像忽然被拋擲到一黑漆的太空,無意識地飄浮,或跌下黑暗及無底的深淵,在無盡的黑暗中寂寞獨處,此時我們亦會有一怕懼。空無的黑暗中,並無外物侵襲我,但我仍有一種空無所有的忘失感,不知身在何處,不知身往何處。此中的怖慄可說是怖慄無。究竟甚麼是無?

  這種無甚麼也不是,甚至不是無無。說人恐懼無,好像無是一個對象或有特定內容,我們想像被拋擲往漆黑的太空,仍是類比思維;但實際上無是不能想像,難以言諭的,甚至不是“死後消失於空無”所能解釋。這種甚麼也不是,才是死亡最令人手足無措之處。

  海德格在《甚麼是形上學》一書中補充說,此虛無感使一切東西似乎沉入一無差別的狀態中,世界一切向空無中消失,而又非單純的消失。就在此世界一切向空無中消失,而又離開我而去時,此世界一切,又似在回頭對我施以壓逼,於是怖慄突然產生。此所怖慄的是甚麼,卻抓不著。它好像從黑暗中跳出,突襲我們,籠罩我們,使我們有一種被吞噬感。正要我將被虛無吞噬掉,我當下是如斯實在、逼真,沒法逃避。人竟然在虛無面前,才發覺自己的存在。

  這種空無所有的感受,就是無與非存在,強烈對反於我的存在。它恍似一種反作用或壓力,將會消滅自我的存在,使我和世界向空無中消失。

 
Copyright c 2007 Society for Life & Death Educ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