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介文章 Essays

青少年生死教育

鄭冰兒

 

  香港自九七年回歸祖國後,因經濟滑波引起連串的社會問題,失業、負資產、減薪一直困擾著市民,加上對特區政府施政不滿,整個社會充滿怨氣和抑鬱。青少年身在其中,當然也受社會、家庭問題影響,尤其青少年就業的前景灰暗,更使青少年問題浮現出來,例如:失去努力的動力和目標,或對將來就業競爭激烈,因而對學業成績產生過度焦慮。

近年自殺、自殘/傷人的行為無日無之,出現於學校或青少年中,尤其令人感到憂慮,人們不禁困惑:我們的教育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加上傳媒曾將死亡事件的報導作出過度的渲染、美化,對社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使不少團體開始關注「生命價值」的教育。近年來,以「生命教育」為名的各種大小計劃/活動/服務,例如「優質生命教育」計劃、「生命天使」計劃、「珍惜生命」講座、「生命教育計劃─親親孩子親親書」、「我和生命有約」……不斷湧現,百花齊放,好不熱鬧。香港中文大學 與學校夥伴協作中心,聯同香港浸會大學教育學系獲優質教育基金委託,撥款進行「生命教育計劃 」研究及發展工作,已於2007年6月完成並發佈總結經驗及成果(詳見:http://www.lifeed.edu.hk)。

然則,「生命教育」是什麼?從近年不少研討會和出版書籍,可看到各專家予「生命教育」的定義都很廣泛,有香港學者這樣定義「生命教育」:「培養學生(1)在個人理智、情感、意志和身體各方面的平衡展及(2)與自己、他人和環境建立互相尊重、能溝通和負責任的關係,最後達致成熟和快樂的人生為目標。」(周惠賢、楊國強,2002)。另外,有台灣學者則將之定義為:「生命教育就個體本身而言,是關乎全人的教育,目的在促進個人生理、心理、社會、靈性全面均衡之發展;就個體與外界的關係而言,是關乎他人與自然萬物、與天之間,如何相處互動的教育。其目標在於使人認識生命,進而肯定、愛惜並尊重生命,以虔敬、愛護之心與自然共存共榮,並尋得與天的脈絡關係,增進生活的智慧,自我超越,展現生命意義與永恆的價值。」(吳庶琛、黃麗花,2001)

由此觀之,生命教育並非個別零星的活動/課程/計劃所能完全承擔落實,而是需要有系統地規劃和長期推行,理想地應融入及貫通整個教育課程和活動,然而香港的教育制度己走「尚智」、「重實用輕人文」多時,有學者更指出本港的教育深受單一的社會文化價值「效益至上」影響(周惠賢、楊國強2002)。在缺乏其他價值的發展下,我們不難理解為何現今的年青人對失敗/困難的承受力如斯脆弱。承上,要擺脫這種情況,便須推動「多元價值」,使學生可得到全人發展並重視生命,更需要教育當局、專家學者、現職教師等通力合作,就「生命教育」建立有關共識和機制,並為免重覆而應整合現有的教育內容,如生活、環保、公民教育等。

當下,這種群策群力尚待時間和凝聚。既然「生命教育」不易在短期內有系統地推行,更難滲透於各學科和學習環節,獨立的課程或活動單元加以補足和平衡,便是其中選擇,惟讓學生探索與生命攸關的課題,在實用功利主義掛帥下的香港教育,其空間實在非常有限,要擠身其中,便需鎖定目標、收窄範圍,並有策略地進行。

贐明會曾於2001年獲優質教育基金贊助推行為期兩年的「青少年生死教育」計劃,即以「生死教育」為取向的「生命教育」便是嘗試切合上述情況。筆者(該計劃統籌)現分享該計劃的選擇對象理由、「生死教育」的核心價值、目標、內容及施行策略和方法、成效和困難。

為何向青少年作推廣對象?

首先,人類的生命可說是從一出生便邁向死亡,這是無可避免的自然現象,每個不同年齡的人都會面對(面對死亡不是老人的專利),但現代人太側重「生」,在日常生活和我們的教育體制中,死亡的相關話題經常被視為禁忌,導致無法了解生命的真象,結果到有生命威脅或面對生離死別,便不知所措和感到恐懼,悲傷亦難以平伏。向青少年提早作生死教育,一方面可以使他們早作準備及懂得面對失落,更重要的是從對「死亡隨時逼近」或「生命的有限無常」的意識提高,更能催逼他們主動反省生命,尋求重要的人生意義,誠如西藏生死書作者所言:「接近死亡,可以帶來真正的覺醒和生命觀的改變」 (索甲仁波切,1998) 。 君不見時下不少年青人迷失人生方向、混混噩噩的過日子,只顧享樂和尋求刺激,動輒以自殺/自傷/傷人來解決問題,就是不懂生命的可貴,對「死亡的不可逆轉性」的意識也很低,遂常作出不尊重/輕率處理生命的行為。

其次,現今資訊爆炸,周圍充斥著價值模糊的有關死亡之訊息,但青少年從學校正規教育處獲得這方面訊息的甚少(鄭冰兒,1999),與其任由傳媒影響,何不在學校正面與學生探討生死以抗衡周圍負面的影響!

生死教育的核心價值

要說明生死教育的理念,首先要解釋「生命」。「生」的字義是指草木從地下長出,古人後來將之引伸為泛指事物的產生、發生;更引伸為生命的孕育,可見古人意識到生命的價值就是「活著」,且是「生生不息」,因此生命是要不斷地探索、發展、更新,且不斷相生。至於「命」,本義是命令,放在哲學層次來看,它就成為「天命」、個體的命運。說得白一點,其實「命」就是指客觀的條件限制,例如生而為女性、某地域等。人最大的限制就是「死亡」,人人有份,被公認為上天予人類最公平的東西,所謂死乃「大限」之名可能由此而來。

總括來說,生命有著「無限」的可能,有待開創、發展,但同時也在面對「有限」,近年流行的廣告標語:「生有限、活無限」便道出箇中玄機,怎樣能夠在有限中安身立命,活出無限,並沒有標準答案,引導學生思考這個問題,便能培養他們的生命智慧並發展個人特色的生涯。至此,筆者為文一直採用「生死教育」,便是要突顯「死」對透視「生」的重要,希望「死而無撼」,就必須努力「生而無悔」。

生死教育的核心價值在於「生死尊嚴」,無論處於任何情況的人,健康的、有缺憾的、富貴的、貧窮的、有生產力的、或面對死亡而看來無生產力的,一律都應予尊重,即每個生命價值的判斷都不能以別人的期待作依據,以免變動性太大。

從時間來說,由出生的維護相對墮胎、從追求有意義有自尊的人生相對追求隨波逐流的成功人生、以至面對死亡的痛苦以安樂死相對善終照顧處之,使人有尊嚴地走完最後一程,皆為「生死尊嚴」探討的範圍。

以「道德判斷結構」稱著的教育理論家柯柏(Kohlberg,1981)曾以「生命」的保存、質素與數量作為十二項普遍性道德問題中首項的道德難題,早有先見地從判斷依據公約、公義的道德層次指出:每一生命皆存其價值,當與其他因素如關係、公民權、宗教等衝突時應予優先尊重及堅持。這價值的培養對在成長中的青少年價值觀形成具基本性、指導性作用,例如:一個年青人如已內化「生死尊嚴」為其核心價值,對於待人方面,他便不隨便因對方得罪他而傷害其身體,代之以其他方法解決,如改善人際關係、學習寬恕和理性處事等;對於自己方面,也不會輕易因被友儕排斥、失戀或父母責備而隨便輕生;對於環境方面,他也會因尊重生命而較重視保護環境生態,包括植物、動物和公物。當然,筆者並不認為這是唯一需培養的價值,從它衍生發展的其他品德也能配合發揮效用。

從積極的一面看,重視生命的價值亦會令人更看重尋求活著的目的和意義,珍惜擁有的一切,從而發展個人,對家庭及社會國家的責任感。因此,筆者認為任何予青少年的公民教育都不應忽略這基本的價值教育。

青少年生死教育的目標

  • 提高學生對「生命有限無常」、「死亡不可逆轉」之意識,並澄清個人對生死的價值觀
  • 幫助學生自我反省生命、珍惜及善用生命
  • 培養關懷、尊重他人生命
  • 學習如何面對死亡事件帶來的失落哀傷

青少年生死教育的內容

  • 有關生命循環 ─ 出生、成長、病、老化、死亡
  • 死亡的意義及探討(生物、社會、文化、法律、宗教、倫理)
  • 死亡及失落哀傷的處理
  • 特殊問題探討如自殺、安樂死、器官捐贈
  • 個人對生死的價值觀
  • 學習有關描述生命、死亡的文學、音樂、藝術

於過去兩年,學校進行過探討的課題如下:

生命的意義 失落的地平線
退一步海闊天空 生老病死的「必然」現象
死亡的威脅 生命是個奇蹟
生與死 死亡別狂傲
安樂死 我為何活下去
公德 (捨己救人) 積極人生
痛別離,愛無限 生命勇者 葉惠芬 (VCD放映)
人生的意義 死的價值
地久天長 (電影欣賞) 勵志歌曲分享
欣賞生命 岳飛之少年時代
曇花的啟示 爸爸的花兒落了
自殺 如何面對危疾 / 逆境
探討生死問題 墮胎
珍惜生命,愛己愛人 善終 VS 安樂死
愛心獻再生 (捐贈器官) 生命這好傢伙
珍惜生命 生命的超越
假如我是談判專家 SARS 後遺現象
SARS 看珍惜 健康與生命
不幸、鬥志與生命 學童自殺
困難只是滄海一粟 911 事件及新聞資料閱讀
如何面對親友離逝 揭開死亡的神秘面紗

從死論生

生命的超越

墓誌銘

用腳飛翔的女孩 (VCD放映)
愛是永不止息 生命樂與恕
從喪親個案看生存者如何面對逆境  

推行「青少年生死教育」的策略

基於目前學校的課程緊湊,時間及空間有限,本計劃在推行上有以下策略:

著重提升學生對「生命有限無常」和「死亡之不可逆轉」的意識,前者是將死亡的課題提前給他們早作認識,例如「生命脆弱有限」、「死亡可隨時發生」,從而反省自己的生命,後者是加強他們對「死了便不可翻生」的警覺,了解自殺、自殘(如割手、吸毒)或衝動傷人的嚴重後果,從而對生命愛惜。

常立於人生的終點去反觀、反省人生

也許不少人認為教導學生「珍惜生命」、「積極人生」可以透過一些如公民 /宗教教育課堂、康體活動、發展潛能、環保活動、義工服務等方法較為「大路」、「安全」,但是,在有限時間下,並突破慣常的做法導致學生對「珍惜生命」之訊息漸漸感到麻木,何妨嘗試從另一角度出發採用比較急進/刺激性較強的方法?筆者從本計劃中的一項「生命的花絮」徵文比賽中收集到不少作品,發現青少年從生命有限/死亡的威脅有正面的感悟,也加速其成長和積極面對生命(見附頁二)。與學生談對死亡的看法,亦讓他們有機會去檢視自己對生死的態度 (見附頁三)。

實施生死教育的方法

運用「價值清晰法」去發展學生對有關生死及失落哀傷處理的認知,即予學生在課堂探討中開放於不同的價值取向及導致的可能結果,並營造尊重的氣氛,運用「澄清」、「回應」了解學生的價值觀念,讓他們自由建立個人有關的價值觀念。例如以「自殺可用什麼其他選擇取代以解決問題?」「哀傷是否適宜這樣表達?」等問題引導之,以此法進行生死教育頗為有效,本會青少年生死教育手冊 (鄭冰兒,2001) 提供的兩個活動單元:「退一步海闊天空」及「失落的迷思」便是此例。另外,本會提供專家評判支援學校舉辦有關「安樂死」、「器官捐贈」之辯論比賽亦是運用這方法實施生死教育。

著重情感的感染

邀請一些曾經歷重病、意外、喪親或面對其他失落/逆境的人士與同學分享其困難 / 奮鬥,並與同學對談,這種真人現身談法能帶給同學情感上極大的感染,讓他門面對人生困難時有很好的借鏡,就是積極面對困難、珍惜生命。本會提供「生命勇者」到校作週會分享及派發生死教育VCD (真實個案) 便是要運用此法達到情感的感染。

結合生活體驗以達知行合一

教育統籌局委員會在2000年發展的《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曾提出「教育不能限於課堂,必須走出課室」,生死教育也不例外。學校應結合社區機構,提供實體學習的機會和空間,讓他們將所學的與生活體驗結合,如本會安排參與計劃的學校去探訪善終病房,透過活動/服務,學生了解自己對死亡的感受及對生命的期望,從而思索在有限的生命如何活出意義,珍惜所擁有的一切及學習尊重他人的生命,效果很好。如在校內進行(方便多些學生參與),也可以安排學生每人種植一小盆植物,待一段時間後,讓他們分享所種植小生命之進展,無論是茁壯成長、抑或枯萎,皆可以令他們領悟生命的進程、死亡的自然,孔教學院何郭珮珍中學已成功運用此方法予學生深刻體悟生死教育。有學校亦舉行小小動物嘉年華會,讓學生分享生命的喜悅,此法亦甚受學生歡迎。

透過文學、音樂、藝術的欣賞及參與滲透

生生死死的描述和其背後的訊息/意義,其實一直出現於古今的文學、音樂、藝術,只是近代的電影、電視對現代人生活愈來愈重要,這種藝術媒體帶出對死亡誇大、偏激、美化的描繪產生很多負面的影響(尤其對年青人),學校應多利用文學、音樂及藝術向同學滲透生死教育,將之成為教學活動及課程一部份,亦可令同學們更多參與及容易接受。例如,可將生死教育的書籍或文章向同學推介,然後要求寫閱讀報告及分享。另外,也可以繪畫、攝影及壁報板設計讓同學從參與中學習及反省生命。本會在此計劃中,便曾推動過「生死教育」閱讀計劃及「生命的花絮」藝能比賽,學校反應良好。

青少年生死教育的成效

整個計劃著重培訓及支援50間中學老師在校推行生死教育,過去兩年共舉辦過4次研習班/工作坊,連同本年初為教育統籌局舉辦過的研討會,超過200間中學,共400位老師接受過培訓,約10萬學生受惠。贐明會支援學校推行的生死教育活動包括:課程探討、週會分享、辯論比賽、探訪善終病房的體驗式服務、「生死教育」展板及「生命的花絮」藝能比賽推廣等,並提供「青少年生死教育」手冊及一些影音教材。

從以下實施「生死教育」之評估 (01-03年度)可見,大部份學校老師滿意上述活動的支援及認為對推行「生死教育」有幫助 (詳見表一),認為對學生積極面對人生亦有幫助 (附頁一),尤其是體驗式服務的效果 (見表二),令他們對生死有更深的體悟和反省,亦對處於病困的人產生尊重和同情 (見表四及對體驗服務之心聲)。對於「生死教育」在參與學校的前景,大部份老師表示在日後仍會繼續在課堂帶出「生死教育」的訊息或推行有關活動(表三)。

表一 贐明會對學校提供的資源/支援推行生死教育的幫助:

支援項目 幫助程度達4-5
青少年生死教育手冊 63%
影音教材 74%
生死教育展板 41%

 

提供生命勇者/專家講者 81%

 

體驗式服務安排 87%
註:幫助程度達1分代表「沒有幫助」,5分代表「很有幫助」

* 對於上述支援認為足夠(達4-5分) - 73%
* 對於上述支援認為滿意(達4-5分) - 68%

表二 推行生死教育活動的效果

活動項目 效果 (4-5)
學科滲融 / 課堂探討 69%
週會分享 68%
體驗式服務 77%
「生死教育」閱讀計劃 56%
辯論比賽 64%
註:效果1分代表「很差」,5分代表「很好」

 表三 生死教育在參與學校的前景

在明年或以後會繼續在適當時間向學生帶出

「生死教育」 的訊息

96%
於明年在課堂會安排一些節數進行「生死教育」。 86%
3.會向同事分享推行「生死教育」的經驗並提供資料 86%

* 以上為實施「生死教育」評估(01-03年度)之部份資料 (問卷:48)

 表四, 青少年參與體驗式服務 (探訪善終病房) 的效果:

1.   增加你對末期病人的認識 93 % 同意
減低你對末期病人的恐懼 94 % 同意
增加你對生命有限性的警覺 92 % 同意
加強你珍惜生命的決心 96 % 同意
更令你重視與家人和朋友的關係 94 % 同意
 * 100 % 願意再服務未期病人

問卷:318份 (來自33間學校的參與服務之同學)
服務期間:01-03年度
服務活動次數:33次

其他有關體驗服務後的同學心聲:

「有機會接觸到平時接觸不到的人(末期病者)並為他們服務,感到十分有意義,令生命增添色彩。」
「經過這次探訪,除了認識末期病更多,也體會到生命的重要,產生一份珍惜生命的推動力。」
「能帶給病人在人生最後階段溫暖,暫忘痛楚,感到開心和有意義。」
「培養了對生命的尊重與珍惜。」
「親身感受到生命是很寶貴,我們要努力生存,不可自毀生命。」
「我體會到健康對人生的影響十分大,一個處於人生低潮的人,是極需要別人幫助的,他們希望有更多人陪伴。」
「我體會到院友的勇敢,也覺得我們不應該鄙視他們,相反應該放更多的耐性關懷長輩和病人。」
「生病原來是很辛苦,我們應該為自己可以行走而慶幸。要珍惜身邊的人和事,因為你不知何時會面對死亡。」
「以前認為健康是必然的,覺得不太重要,現在想法不一樣了。」

困難

在推行生死教育的過程,有老師曾遇過以下困難:

困難 自行解決方法 / 建議
學生不習慣分享生死此類課題,堂上氣氛顯得較為嚴肅、被動 按步就班逐步引入正題,如由社會時事引起同學興趣討論對死亡的看法,並鼓勵分組分享
在探訪善終病房當天剛好病人數目減少,服務的同學在帶領活動時較難處理 (如應變、氣氛控制)

 

加插唱歌節目
人數太多時 (全級進行播影),難以處理和回應

 

分班學習形式較佳,但教材數量要足夠
人手不足,老師兼顧不來 調配人手,邀請社工 / 義工 / 其他老師幫忙帶領小組討論
關涉其他組別,評估不易 期望提供標準的評估問卷
有關教材不足 另覓教材或相關錄影節目加以補充
同學不重視生死教育課,課堂秩序較差 讓全班同學先安靜才繼續,並解釋安排此課堂的原因,盡量以近期大新聞引起動機討論
老師培訓不足 舉辦多些培訓課程
時間不足夠讓同學充分反省和討論

 

將部份重點帶出,下次安排兩節課或延長時間
有些學校語文能力較差,討論的工作紙較單調

 

加插圖象化的內容
部份課題較深,學生不易領會 按不同班級或學生程度選擇適合的課題和教材
同學太忙碌,已沒有精力回應這類他們認為沒有逼切性的課題

 

選擇合適的時段,讓同學有思想空間討論及設計有關活動
怕自己 (老師) 對學生的情緒照顧不周,導致他們心靈受創 - 不敢討論得太「入肉」(老師反應)

- 老師需裝備自己有足夠的承載力    去面對探討生死 / 失落帶來的反應

作為「生死教育」的推動者,筆者亦遇到以下難題:

在推行初期,雖有提供生死教育手冊予老師作課堂探討,惟老師對此課題感到較難掌握,亦極缺乏本地之影音教材,故筆者會給予現場支援或示範,並介紹一些電視台拍攝過的特輯,如港台製作的「自在過一生」、「生命激流」等短片。

有部份老師初期擔心在自己課堂與學生探討生死問題會引致學生有激烈情緒反應甚至自殺,恐自己承擔不來,需加以客觀分析及心理支持,或建議他們在未有足夠信心前進行一些較「安全」、「穩重」的活動。

老師的裝備是推行生死教育的重要一環,然而,筆者發現不少老師期望獲得「即食麵」的支援/訓練,與此計劃著重「人」、「生命的質素」方面有差距,雖然加插較深入的「工作坊」培訓,惟老師實在太忙,因要替學生補課/開會/學校活動而導致出席率不理想,惟有多透過個文字溝通和直接支援解決。

 

參考資料:

周惠賢、楊國強合著:《香港的生命教育-文化背景、教育改革與實踐方向》,香港聖公會宗教教育中心,2002年版。

吳庶琛、黃麗花合著;《生命教育概論-實用的教學方案》學富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1年版。

索甲仁波切著、鄭振煌譯:《西藏生死書》,張老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版。

教育統籌委員會編:《終身學習,全人發展: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2000版。

Kohlberg, L. The Philosophy of Moral Development:Moral Stages and the Idea of Justice. San Francisco:Harper and Row, 1981.

作者簡介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碩士、曾從事復康服務、醫務社會社會、哀傷輔導等工作。 於2001-2003年期間在贐明會擔任優質教育基金贊助的「青少年生死教育」計劃統籌。現為生死教育學會委員,繼續投身推動香港的生死教育。

著作/研究:

- 青少年生死教育手冊(2001)

- Stress, Social Support and Quality of Life of Bereaved Spouses in Hong Kong

(2000).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Social Work Vol.10, No.1

- Impact of Hospice Service & Education Program on the Youth Participant’s Attitude towards Life & Death (1999)

- Attitude of Hong Kong People towards Death and Bereavement (1998)

- 「伴行哀傷路」手冊(1998)

- 香港善終運動何去何從?社聯季刊(1998)

附頁一

學生和老師對生死教育的回應

以下是從問卷中輯錄一些學學生和老師對生死教育的回應:

學生

「非常適合我們,一早能面死亡。」

「我覺得這次的生死教育非常適合我們,因為現在香港的自殺個案已逐漸年輕化,而我們這年紀又是「高危」的階段,稍有差池,便會墜入一個泥足深陷的圈套,所以非常適合。」

「這個課程教授了不少知識給眾卿家,令眾卿家對生命更有興趣。」

「其實這次活動蠻有意義的,我感覺蠻好的,只是在活動時,我的同學的叔叔死了,使我懂得該怎樣安慰他」

老師

「對自己擁有的生命更珍惜,學習在困境中仍可嘗試積極生活。」

「多數同學的反應是正面及積極的,能幫助他們思考生命意義。」

「同學對生死教育帶出的課題後,有較未探討前了解,甚至有觀念上的轉變,比前更看重生命,更明白珍惜生命的重要。」

「贐明會提供了很多的培訓和支援,令老師可有效推行生死教育。」

「能幫助學生思考生命意義,需要些影音教材提供。」

「十分切合現時的社會需要。」

「教導學生積極人生較與學生討論生死容易。」

  附頁二

青少年對人生的有限和死亡事件的感悟

(摘自「生命的花絮」徵文比賽2003得獎作品)

***

生命的延續

古美儀同學

佛教善德英文中學

「爸爸患病前,我一直都是渾渾噩噩、毫無目標地過活,他患病後,我突然銳變來,爸爸的離去,不只帶給我悲傷,還帶給我一個成長的機會,令更明白到人 生的意義,深切地體會和學習到面對生命的正確態度,也更加珍惜與家人的關係和快樂的日子……」

***

那一刻、我哭了

陳佩琴同學

香島中學

為母親染髮時,陳同學有以下的感悟:

「母親已不復年輕了,我該把握機會好好地孝順她,畢竟人的生命是有限!」

「我們不能控制生命的長短,但我們可以選擇怎樣去刻劃自己的人生。」

***

生命的插曲

葉秀蓮同學

香島中學

「患上骨癌令我對人生產生了新的感悟,人生的路途是漫長的,但我們不會一生都跟著「不幸」走,當遇到困難,不要害怕!每一段路都是令人成長,現在的我學會了處之泰然!」

「真切地感到擁有健康的身體不是必然的!」


  附頁三

「生死教育」課堂剪輯

當播放完「從生命有涯,去活出無限」生死教育短片後,筆者嘗試問同學對短片的感想及對死亡的看法,同學的反應有:

「主角好靚!」

「主角很慘!」(在年青時就重病逝世)

「死亡好似離我好遠!」說這話的同學流露茫然的眼神,一副事不關己。

「好難講!說不定我今天踏出校門就被車撞死了,所以都係準備好!」

筆者追問這位同學會準備什麼?她回答:「有機會就多孝敬父母,最好寫定遺囑和早日完成心願!」

從第三、四位同學對死亡看法的差異,你是否分辨到他們的人生態度?

前者對生命真象的了解不足,其看法可能影響他的生活態度較散漫,視所擁有的為理所當然,後者則對生命的真象和價值有較全面的了解,並有較高的危機意識,故可能較為著緊珍惜所擁有的,並對生活一切(包括死亡)有準備,積極面對危機。

 
Copyright c 2007 Society for Life & Death Educ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