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作品 Translations
 
《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
作者:弗蘭克(Viktor E. Frankl)
 

出版社:台灣,光啟(繁體) 出版社:三聯書店(簡體) 年份:2005

譯者: 趙可式、沈錦惠 合譯

內容簡介:

   在面對生命的困境時,許多人往往選擇自我了斷的方式,以為這樣便能一了百了;也讓許多人不禁發問: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本書作者弗蘭克博士,是一位精神醫學家。他經常問遭逢劇痛的病人:「你為什麼不自殺?」病人的答案,通常可以為他提供治療的線索。譬如,有的是為了子女,有的是因為某項才能尚未發揮,有的則可能是為了保存一個珍貴難忘的回憶。利用這些纖弱的細絲,為一個傷心人編織出意義和責任 ─ 這便是意義治療 (logotherapy) 的目標和挑戰,也是弗蘭克博士在現代存在分析上的創見。

  在本書中,弗蘭克博士現身說法,詳述他如何親身經驗,發現到「意義治療法」。他曾是集中營堛漸}犯,漫長的牢獄生涯,使得他除了一息尚存之外別無餘物。他的雙親、哥哥、妻子,不是死在牢營堙A就是被送人煤氣間。一家人全都死了,僅剩下他和妹妹。像這樣一個喪盡一切,飽受饑寒凌虐,隨時都有死亡之虞的人,怎麼會覺得人生還值得活下去呢?一位曾親身經歷過這種慘絕人寰的精神醫學家,以睿智和悲憫的眼光來盱衡人類的處境。

  作者以自傳式的手法描述,一個人在恍悟到自己「除了這寒傖可笑的一身之外別無餘物可供喪失」之時,會有怎樣的表現。當事人先是對自己的命運,懷著淡漠而超然的好奇心;而後,雖然生還的機會微乎其微,仍然想盡辦法保住殘生。至於饑餓、屈辱、恐懼、以及對慘無人道的憤慨,也都因為心中珍藏著愛侶親人的倩影,或懷著不絕如縷的幽默感,或因為宗教信仰,甚或是對花草、樹木晨曦夕照的一瞥,而變得差堪忍受。

  然而,這些慰藉除非能幫助當事人由狀似毫無意義的痛苦中看出一些道理來,否則仍不足以鼓舞生存的意志。而這,正是存在主義的中心思想所在:活著便是受苦,要活下去,便要由痛苦中找出意義。如果人生真有一點目的,痛苦和死亡必定有其目的。可是,沒有人能告訴別人這個目的究竟是什麼。每個人都得自行尋求,也都得接受其答案所規定的責任。如果他找到了,則他即使受盡屈辱,仍會繼續成長。弗蘭克特別喜歡引用尼采的一句話:「懂得『為何』而活的人差不多『任何』痛苦都忍受得住」。

  在集中營中,熟悉的自由和尊嚴完全被剝奪,剩下的,只有在既定境遇中「選擇」採取甚麼態度的能力,這是人類終極的自由。在本書中,這樣的能力尤其重要;所有的囚犯都是平凡的人,大部份人聽天由命,卻至少還有幾個人決定使自己「苦得有價值」,而證實了人有超越其外在命運的能力。

  當我們真正明白自己「為何而活」時,我們將更有勇氣去面對世上的所有順逆,不僅活得有光彩,更活得「有意義」。

 
Copyright c 2007 Society for Life & Death Educ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